捷报比分,捷报比分直播

捷报比分>新闻中心>媒体聚焦>带领皮划艇团队巡河的市民河长陈嘉佳: 水上运动能让全民变成“亲水分子”

新闻中心

媒体聚焦

带领皮划艇团队巡河的市民河长陈嘉佳: 水上运动能让全民变成“亲水分子”

浏览量:
分类:
媒体聚焦
来源:
都市时报
发布时间:
2019-12-11

  

2161575998667989

  “市民河长”团队驾皮划艇在昆明船房河巡查

56911575998668004

  “市民河长”、皮划艇爱好者陈嘉佳

    清晨的欣和居小区对面,船房河河面波光粼粼,两岸绿树葱郁,几只海鸥在河里悠闲游荡,和晨练的人一起,形成一幅干净、现代、清冽的画面。然而,在市民河长陈嘉佳看来,这并不是一条健康的河流应该有的模样。

  当市民河长才满一年,陈嘉佳和他的大风皮划艇俱乐部已经很出名。驾着皮划艇巡河,也让他们成为媒体报道的“宠儿”,而陈嘉佳也从一个对保护环境的意识仅限于“不丢垃圾”,“进化”为对河流健康生态环境有着深度认识的环境保护者。对他而言,比起宣传“河长多么好”,教会更多人理解环保的深层次理念更重要,而这件事,需要循序渐进甚至经过几代人的渗透才能见到成效。

  只有亲近水

  才会发自内心爱护水环境

  陈嘉佳对河流环境保护的意识,是从自己喜欢上水上运动开始的。因为经常与水打交道,他得以直面昆明河流湖泊的水体环境,这让他开始意识到环境保护、水体治理的重要性。“中国人对孩子的教育都是远离水,没有人教会孩子应该如何靠近河流、如何选择救生衣、选择什么器材等等,久而久之大家都恐水。但是我们只有接触了才会爱护,只要科学地引导,就能让我们的孩子既亲近水,又有保护水资源的意识。”

  这是陈嘉佳的切身体验。水上运动需要经常与水打交道,运动者自然希望自己接触到的水都是干净的。陈嘉佳因此总结出一个经验,在和别人讲水资源保护之前,先培养他们热爱水上运动。“只要你喜欢上水上运动,对水有感情,自然就会成为‘亲水分子’。”他喜欢举泰晤士河的例子,泰晤士河有300多公里,却平均不到3公里就有一家赛艇俱乐部,且历史平均都在百年。平均不到4天,河上就有一场赛艇比赛。“那个地方,几乎全民都热爱水上运动,所有人都和水密不可分,那谁还会往水里排污?”

  可惜的是,昆明水上运动文化尚未普及,许多人对皮划艇也并不了解。陈嘉佳希望能有更多人热爱水上运动,如此才能进而了解水资源保护,发自内心地爱护河流。

  健康的河流

  应该拥有自我净化功能

  常年与各种河流打交道,陈嘉佳逐渐懂得了许多水体知识,原本在大家固有印象中的“不丢垃圾、清理河道垃圾、杜绝排污”等措施,在他看来并不能让河道变得完全健康起来。

  以陈嘉佳最熟悉的船房河为例,船房河的水来自污水处理厂处理后的中水,经过船房河的沉淀以及水草的吸附,流入永昌湿地进行净化,再汇入滇池。因此,船房河常年处于丰水状态,如此并不能形成一条拥有自我净化能力的健康河流。

  保护河流,首先要认识一条河流。“河流都是有生命的,一条健康的河流要有有丰水期和枯水期,丰水期时,大雨来临会将河里的淤泥冲到下游去;枯水期时,整个河流会暴露出来,太阳会对河床进行暴晒,小鸟会到河里吃鱼虾,拉出粪便,为来年的水草提供肥料。”

  陈嘉佳抬头望着对岸的路对面的船房河,慢慢说道:“我们现在看到的河流,都是被人为改良过的,一条正常的河流是要有斜坡面、河漫滩存在的,有了河漫滩,才会有深水植物和浅水植物,鱼儿才能挂卵,如果两岸都是这种垂直的硬化河堤,则不利于水生物的繁殖。生物的多样性是一个水体健康的重要组成部分,如果这一块没有得到保护,那这条河流就是一条被阉割的河流。”

  这样的水体知识陈嘉佳如今张口就来,他经常醉心于国外的水体治理经验,知道许多国家,诸如日本,也曾经如此建筑垂直水泥河堤,最后又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将河流恢复成原来的样子。

  他痛心的是,如今许多人并不懂这些,看到河流水体清澈,两岸绿化优美,便觉得环境已经得到了保护。“这需要巨大的人力和财力来支撑,有一天这些都不能保证了呢?那这条河就又回到原来的样子。”说着,两名环卫工人驾着小船从船房河经过,他们在打捞水底的垃圾。陈嘉佳指着他们说,由于很多人钓鱼,且没有很好的生物系统,河里鱼儿稀少,没有鱼儿吃草,夏天水草疯长,便需要环卫工人不停地打捞,“人去充当鱼儿的角色了”。

  陈嘉佳如今觉得,许多人喊着“保护环境、保护滇池”,却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环保。“环保一定是发自内心的热爱,了解什么是科学的环保,正确的环保。”令陈嘉佳欣慰的是,似乎也有人开始意识到这一点,就如采莲河,便采用了斜坡面的设计方案来建筑河堤。

  把这条河看成你家的

  就能保护好她

  在所有的市民河长团队中,大风皮划艇俱乐部及红旗小学2017级5动奇迹中队(船房河市民河长团队)是唯一在河里巡河的。他们每到巡河时间,便相约驾着皮划艇,沿着船房河划到永昌湿地,整个过程需一个多小时,比在岸上巡河效率高了一倍。每次巡河,许多人都会投来好奇的目光,陈嘉佳有时便趁机给他们宣传保护河流的知识。

  因为自身专业的原因,陈嘉佳在巡河时,常比别人更能发现非法排污等问题。也因此,他举报的内容要比其他人更多,自然也得罪了不少人。而对于屡禁不止的钓鱼问题,他们也只能在经过钓鱼点时,用船桨搅掉钓鱼者打的“窝子”,减少钓鱼者钓到鱼的几率。常常有人因此骂他们,但他们也只能划着船离开,不做过多的纠缠。

  陈嘉佳坦言自己曾有过无奈,有时是因为不被理解,有时是因为各种不可抗力原因,问题得不到很好的解决。但每当自己的举报得到回应,他便多少有些成就感。而当市民河长一年,他也从原本觉得“事情就应该如何如何”变得能够“用缓和的态度看待问题”。比如屡禁不止的安放“地笼”捕鱼现象,陈嘉佳也在思考如何改变。“这些人世代为渔民,虽然如今已经搬迁了,但这是他们的根,有些事情只能慢慢来,在其中找到平衡,而不是一刀切。”但在陈嘉佳看来,保护河流其实并不难,“只要每个人都把这条河都看成自己家的,自然会好好地保护。”

  事实上,陈嘉佳已经不满足于简单的“巡河——发现问题——举报”这样的常规工作了。他开始从孩子“下手”,他到女儿的幼儿园去演讲,从水资源讲到水上运动,把皮划艇带到幼儿园去给孩子们体验,把推广环境保护知识融入其中。

  他和他的河长团队还组织了许多皮划艇亲子活动,让家长和孩子们亲近滇池,了解水体知识。再后来,团队又到红旗小学做宣讲,把其中一个班也列入了河长团队中,通过让孩子们亲身感受滇池风光,体验皮划艇运动,激发“小河长”们爱护环境、保护生态的意识。“这比我们发现一些排污问题要有意义得多,虽然回馈周期太长了,可能要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才能有成效。但是这个种子埋下去,未来他们可能就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。”